中科创星米磊:深度剖析硬科技崛起脉络

时间:2017-05-02 14:56:54  来源:36氪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科创星米磊:深度剖析硬科技崛起脉络

5年前,我首次提出“硬科技”这个概念时,并没有太多人在意。彼时,互联网创业如火如荼,复制已经得到验证的美国商业模式并在资本的驱动下迅速跑马圈地、继而谋求上市赚快钱,是备受推崇的成功法门。 直到突然间,资本寒冬降临,迫使整个创投圈停下脚步进行反思。在寻找下一个“发动机”时,“硬科技”让人眼前一亮。


 

编者按:文章作者是“硬科技”概念的提出者、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

5年前,我首次提出“硬科技”这个概念时,并没有太多人在意。彼时,互联网创业如火如荼,复制已经得到验证的美国商业模式并在资本的驱动下迅速跑马圈地、继而谋求上市赚快钱,是备受推崇的成功法门。

直到突然间,资本寒冬降临,迫使整个创投圈停下脚步进行反思。在寻找下一个“发动机”时,“硬科技”让人眼前一亮。

单从创投角度看“硬科技”难免狭隘,我更愿意依托更为宏观的历史背景来解读。

宏观背景下的硬动因”与“硬机遇

我是这么定义“硬科技(Deep-Technology)”的:“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航空航天、脑科学、光子芯片、新材料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区别于由互联网模式创新构成的虚拟世界,属于由科技创新构成的物理世界。是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才能形成的原创技术。具有极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难以被复制和模仿。是对人类经济社会产生深远而广泛影响的革命性技术,是推动世界进步的动力和源泉。

更严格地说,这是当下这个时代“硬科技”的定义。

如果放到历史长河中去,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硬科技”,而且,都曾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

回溯历史:

18世纪,蒸汽机的到来引发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全球进入蒸汽时代,实现了从手工劳动到机器生产的巨大飞跃。与此同时,蒸汽机的起源地——英国——成为全球霸主。

也正是因为第一次工业革命,曾经领先世界几千年的中国开始被西方国家全面超越。

1870到1900年,第二次工业革命轰轰烈烈展开,人类世界进入到电气化时代,而美国则把握住了这个机遇,并于1894年GDP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一。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历史上全球最富有的75个人中,有1/5的人都出生在1830年到1840年这10年。为什么?因为刚好在他们三十多岁的时候,赶上了美国大发展的时代机遇。”

随后,1960年开始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人类世界从电气化时代进入到信息化时代。美国再次抓住了计算机和互联网机遇,保持了世界第一的位置。

表面来看,信息化时代因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而爆发,不过,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在于底层“硬科技”的突破,二十世纪的四大发明——原子能、半导体、计算机、激光器彻底改写了世界科技发展的历史,为信息化时代互联网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这四大发明中,激光和光纤的出现让光纤通信成为可能,从而促使互联网诞生。1992年,美国开始建设国家信息高速公路,如果没有这个‘硬科技’的基础设施建成,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互联网,也就没有谷歌和BAT。

在互联网发展历史进程中,硅谷无疑是个圣地。事实上,硅谷之所以称之为硅谷,是因为它是从“硬科技”——集成电路芯片起家,而硅是芯片的核心原料。毫不夸张地说,没有集成电路的发展,就不会有互联网的出现。

Google、Apple、Facebook等互联网公司风光的背后,离不开通用、3M、康宁、ARM、波音、英特尔、德州仪器等“硬科技”公司的默默支撑。

时代变迁,转型硬拐点”

互联网行业在整个信息时代大放光芒,几乎掩盖了其背后的支撑力量。然而,没有永恒的辉煌。

就在今年初,英特尔公司宣布摩尔定律失效。

根据摩尔定律,每两年微处理器的晶体管数量都将加倍——意味着芯片的处理能力也会加倍。这种指数级的增长,促使上世纪70年代的大型家庭计算机转化成80、90年代更先进的机器,然后又孕育出了高速度的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现在的车联网、智能冰箱和自动调温器等。

而这一定律的终结意味着,全球软件开发与硬件制造所依赖的半导体芯片行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与之相应的,这一行业所直接驱动的互联网产业也达到了历史顶峰。不可避免的,互联网产业会和蒸汽机、电气产业一样,在达到顶峰后,终将告别繁盛期,走向平缓乃至衰退。

对于中国尤其如此。

过去10多年,得益于“人口红利”,中国互联网野蛮发展。根据最新的互联网女皇报告,全球前20大互联网公司中,中国占了7个席位。

中国互联网行业已达巅峰。互联网女皇报告的另外一组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渗透率高达80%,为全球最高。

一般而言,一个产业在渗透率达到10%到20%后,开始高速增长;达到70%到80%后,就会进入市场成熟期,然后走向衰退。

另一个层面,多数互联网企业本身并不创造价值,它们解决的是效率问题。如今,在多个领域,效率的提升已经遭遇瓶颈,提升空间已很有限。从2000年左右的BAT到2010年前后的小米、滴滴等公司,从PC端到移动端,互联网创业的最佳时代可能已然逝去。

事实上,互联网泡沫比我们想象地要严重地多:2016年第二季度,中国前10大(按市值)互联网上市公司总计创造利润326亿元,其中,百度、阿里、腾讯、网易共同分享了其中约95%,京东、携程、乐视、微博、唯品会和58同城6家公司合计仅占约5%。

而其它几家未上市公司,虽然已然在中国市场近乎处于垄断地位,却深陷巨额亏损的泥潭。比如,截至2015年年底,新美大的经营业绩是

编辑: 苏聪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