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研人创业:股权期权分配和难以承受的资产之重

时间:2017-09-15 09:58:24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沈怡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国科研人创业:股权期权分配和难以承受的资产之重

李志远,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光物理实验室课题组长,在单位工作了13年的他,在2015年决定创业。


李志远,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光物理实验室课题组长,在单位工作了13年的他,在2015年决定创业,将自己的一项科研成果产业化。

2015年9月的一天,《南华早报》的一则新闻令他很惊讶,文章报道了他新近的一项学术成果,即一种白光激光晶体的研究发现,并写到该技术可转化成多种产品,甚至可做成激光武器,站在地面便可打击悬浮在太空的卫星。

这些新奇的想法启发了他, 一直以来,这只不过是他十几年来发表过的380篇SCI学术论文之一,被放置在办公室的书柜中,从未想过它们有一天能走入工厂、市场,成为产品。

而这一次,他萌生了这个念头:产业化,找到这种技术在市场上的用武之地。

这项成果源自2014年李志远及其研究团队一个偶然的发现。作为中国20世纪最重要的发明之一,传统激光研究已十分成熟,诸多高校和企业,将常规的各种颜色的激光研制成为应用到国防、通讯、工业等多领域的产品。而对于自然界并不存在、却拥有超连续、超宽带等优异性能的白色激光光源,能否被开发出来呢?在中科院物理所3层的光物理重点实验室,李志远及其所带科研团队,尝试利用白光激光晶体做工具,首次从晶体放射出了白色激光。

在国家多次提倡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的背景下,中国仍然面临产学研脱节的问题,富有经验的科研人员去创业可作为将三者连接的一条纽带,但科研人员缺乏创业意愿的普遍事实表明,目前这条纽带并不坚固。

据《2014-2015年度学科发展报告》显示,目前全国5100家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每年完成科研成果3万项,但其中能转化并批量生产的仅20%左右,形成产业规模的则仅有5%。另一个调研则显示,在大院大所和高校的科学家中,只有不到20%的人表示有意愿创业。

李志远认为,自己曾是那不愿意创业的80%中的一个,他称,自己身处的科研机制,多年来已形成了以科研经费为研究起点和终点的自循环体系,一旦脱离巨大的惯性,意味着独自面对产业化道路上的一系列难题。

但情形有所好转。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及加强完善科研激励机制,加大科研人在成果转化中的股权、期权及分红,部分地方政府也已将科研激励提上议程。4月10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正式发布《深圳经济特区人才工作条例(草案)》,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可以到科技型企业兼职并按规定获得报酬。

横在他面前的,首先是资产问题。李志远尝试的第一个方向是激光武器,但作为军品,研发资产过重,尤其在实验设备很昂贵,难以找到可供租赁的仪器资源。

他放弃了该领域,也开始反思,自己的思维一度陷入科研机制的巨大惯性之中。多年以国家项目和科研经费为主的研究生涯,在不断弱化科研人的成本管控的思维,似乎每一项技术和应用都必需以重资产和高精尖设备为基础。现在他要争取的是社会资本而非国家资金,科研思维的转变是关键,于是他决定以延伸原有技术的方式,研发制造白光激光的实验仪器,他估算下来,造价只需两百万元,以科研高校为客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

编辑: 张海佳(实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